阿肆

丢 还是好难受啊


100个关注里面有一半都是前圈,当初因为冷圈热度低,白嫖的多,很多作者纷纷退圈。高考完打开lof发现这个真多惆怅了很久,也不舍得取关。


万万没想到又,都是什么玩意啊每次都冷圈就算了,圈里还一言难尽。




急诊

/深夜一个短打 瞎写的

/希望有人守着他写出来的 ooc预警

/楠妹快点好起来啊,不要在减肥了注意身体!



“咳!咳咳。”啪一声,靠在张九龄肩膀上的头掉了下来,王九龙生生被自己咳醒了。张九龄看着迷迷糊糊的师弟,半睡半醒,打着点滴嘟囔着嘴,怪可怜的。


“老大还有几瓶药啊?”王九龙摸着自己的头半梦半醒的问自家师哥。“差两瓶,我给你守着呢,你安心歇会,啊。”


张九龄在医院给王九龙守着药水,王九龙发烧了。


王九龙咳嗽咳了小两天了,大半夜的突然发起了烧,也不知道是前两天淋了雨还是到了这边水土不服。早些时候酒店里张九龄正对着电脑修改复赛的活,刚想喊洗澡的王九龙洗快点出来对对活,转身就被刚出浴室的人撞了个满怀。张九龄只觉得身上的人全身热烫烫的,低头一看发现人脸颊红红神色恹恹,“老大我好像发烧了”王九龙的声音哑得可怕,吓得张九龄赶紧带着人去医院挂了急诊。


“急性支气管炎,得打点滴。”检查完医生没说什么废话就开了药,张九龄谢过医生就去给王九龙取药。


挂完号拿到药后坐下等护士姐姐时王九龙又哼哼唧唧喊着太热了师哥我好热,刚洗完澡就往医院来的头发没来得及吹干弄好,乱蓬蓬的头发加上刘海还有点扎眼睛,张九龄索性动手给他将前面的头发扎成揪揪,配上烧得通红的脸正好一个红苹果。


换完第三瓶药水后张九龄一边扒拉着小苹果问王九龙,“楠楠要不要喝点水?”一边用手背靠额头去给他测体温,“好像是退了点,等下再给量下体温啊楠楠。”


王九龙没有回答只稍稍摇了摇头,水刚刚喝很多了不想喝了,发烧带来的身体虚软让他靠着张九龄的肩膀不愿动弹。“得,那你眯眼再睡会吧,我给你守着。”张九龄盯着王九龙的苹果旋儿对他说。


“也没有那么难受。”顶着小苹果的王九龙心里想,以前也不是没有一个人半夜就医过,时不时打个盹都要担心药滴完了,只是后来好像大多数生病时都有师哥在,全都帮他理得稳妥,于是后来生病仿佛也变得没有那么糟糕难熬。想到这里的王九龙顺势在他师哥肩膀上蹭了蹭,沙哑的嗓子小小声的说了句“老大你真好。”


“害,怎么还突然撒上娇了。”张九龄听到自家师弟的小声嘟囔后笑了起来,抬手把小苹果的头扶了下,调整了自己的坐姿让他靠得更舒服。


“楠楠乖,你可要快点好起来。”张九龄压低了嗓子在王九龙耳边落下一个吻。

也不是那么zqsg的在搞,为他们嚎叫时也清楚感受到自己不是以前那种磕到糖的感觉,就觉得挺好的。


真的挺好的,有人愿意这么护着你,来做这么些事情,求什么长长久久一万年,这一朝一夕就太过值得。


哪怕是结局走向了不尽人意,这当下的灿烂真的太过迷眼,至少我作为旁观者不能抵挡。更何况我觉得不会不尽人意。


真的挺好。

妹妹怎么老是爱撅嘴,撒娇时撅撒泼时也撅,玩手机发呆也撅,我看是元哥一个人亲不过来。


妹妹是糖罐子里泡着长起来的吗,黏黏糊糊的。


妹妹的脚踝为什么那么细那么白,哥的小黑手握上去那个色差真的太色情了。


妹妹的胳膊也是一绝,肉肉的又不显得胖,抱上谁谁能松手呢。乖乖你听话啊我最爱你了,大家都最爱你了。


想看妹妹穿大红嫁衣,白白的新娘子满心欢喜的要嫁给他师哥,红盖头下唇红齿白一张脸,亮闪闪坦荡荡的眼神没掩饰任何情欲。



楠妹的腿已经不是肉肉的那种了,现在是瘦成那种骨感漂亮妹妹。


他师哥摸摸大腿说你最近咋瘦成这样立刻就张牙舞爪反击不是这样才好看嘛,你老看瘦瘦的漂亮姐姐还以为我不知道!


“哪能啊”他师哥撞了一下他大腿,“好看哪有你好用,不过这样夹起来没以前带劲啊楠楠。”


楠妹愤愤的说我让你试试我夹得到底带不带劲。


然后妹妹眼睛红红他们俩搞了个爽。



搞到楠妹,我每天就是死了又活,活了又死。


正经人谁他妈每天老是这么往外摆啊操!

操楠楠口球那张图 


宝贝这么熟练把这玩意往口上放,还是人前呢条件反射了是吧,私下玩得不知道有多野。


上个节目笑而已嘴巴为什么要张这么大,合不上是吗。


怎么那么娇啊操,我看这小夫妻俩最近真的尝试太多新花样了,楠楠简直一直在勾引,先去跟师傅吃饭饭,我看小夫妻俩吃完定间情趣酒店去折腾到天亮。


整夜口腔被磨到一张开就想要流口水,白白娇娇的大腿起床合都合不上夹在他师哥腰上肚子上,软乎乎的喊老大我好累好饿结果被师哥又拉着来了一发。


废话,谁看见一个全是红白相间都是自己留下的痕迹冲你哼哼唧唧能不硬啊